傢俱生活館

關於部落格
傢俱生活館
  • 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美國自閉女足不出戶 得怪病活生生變“樹人”

  參考消息網1月7日報道 台媒稱,變成樹人,這可這不是科幻小說情節,而是真實發生在美國亞利桑那州一個女人身上,幾乎足不出戶的她,全身長出樹皮般的厚皮,遠看就像一棵樹的軀幹,彷佛會動的樹人。   據中時電子報1月7日引述英國每日郵報報道,50歲的Pat Schuerman在24歲時被診斷患了牛皮癬,醫生告訴她無法治愈,但大部份患者都只是身體少部份受影響,可以靠塗藥膏及服藥控制。如今她的身體長滿很厚、粗糙的紅色鱗片,皮膚變得仿如樹皮。皮膚很乾燥、脆弱、痕癢,不斷搔抓令皮膚變紅及出血,就算塗了大量潤膚膏也沒有用。   她很少外出,因為曾在圖書館用計算機,被投訴使用鍵盤後留下厚皮,會傳染他人;有一次她鼓起勇氣去游泳,卻在下水的前幾秒鐘被禁止下水,甚至被拒進入很多公共場所,忍受著旁人異樣眼光。   但她的病情卻越來越嚴重,受感染範圍越來越大,上月她發現眉毛附近都長出厚皮。皮膚的侵蝕讓她活在恐懼之中,真擔心自己真會變成一棵樹。      【延伸閱讀】研究稱家中養寵物有助改善自閉症患兒社交技巧   中新網1月4日電 據外媒報道,美國密蘇里大學獸醫學院一項研究發現,在家中養貓養狗,甚或其他動物,有助改善自閉症兒童的社交技巧,並且幫助他們建立自信。   據報道,密蘇里大學獸醫學院人類動物互動研究中心研究員卡萊爾表示,自閉症兒童不習慣與人交往,但如果家中有兒童產生感情的寵物,而客人到訪時以寵物作為話題,這個兒童會更積極作出響應。   卡萊爾形容寵物是“社交潤滑劑”,如果課室或社交場合有寵物存在,兒童都會較多與其他人接觸和交談。   兒童孤獨症是廣泛性發育障礙的一種亞型,以男性多見,起病於嬰幼兒期,主要表現為不同程度的言語發育障礙、人際交往障礙、興趣狹窄和行為方式刻板。約有3/4的患者伴有明顯的精神發育遲滯。   (2015-01-04 11:12:20)      【延伸閱讀】三星新應用可促進自閉症兒童眼神交流能力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騰訊科技訊 12月27日,自閉症患者往往無法與他人展開眼神交流,因而難以感知他人的情緒。三星最新推出的一款應用或許可以幫助自閉症兒童培養這種技能,甚至為整個過程賦予更多的樂趣。   這款名為Look At Me的新應用面向Android平臺推出,可以使用智能手機的攝像頭幫助孩子學習如何解讀他人的情緒,記住他人的面龐,並使用面部表情和姿勢來表達自己的情感。   不僅如此,該應用還可以通過通過互動任務和分數系統,為這類活動賦予游戲般的樂趣。每天只需使用15至20分鐘,便可在一天內完成任務。   這款應用的目的是幫助自閉症兒童培養溝通技巧,使之在成長過程中更好地適應各種不同的社會環境。   Look At Me應用目前已經可以通過Google Play應用商店下載。(長歌)   (2014-12-27 20:40:08)      【延伸閱讀】美華裔藝術家辦公益展演 用愛與藝術治愈自閉症   中新網12月23日電 據美國《世界日報》報道, 一群華裔藝術家、音樂家及科學家20日在紐約曼哈頓華埠舉辦“愛·治愈”的藝術公益展演,盼透過藝術讓觀者認識自閉症患者的世界、情感、孤單與快樂。   全世界約有6700萬人被診斷為自閉症,直到今天病因仍無從解密,他們的心理世界常無法觸及也無從感知。   展演負責人郭嬌介紹,當日從晚間6時至10時以音樂、攝影、圖畫、芭蕾及科學講座讓觀者全方面認識自閉症,並親身經歷由病至痊愈的心理歷程,體會藝術治療的力量。   另一位參與者錢瀟說,作為科學家總被認為個性無聊、不善表達,“藝術是最容易表達給觀者的傳播形式,因此科學與藝術的結合是最理想的”。(許雅鈞)   (2014-12-23 11:28:06)      【延伸閱讀】珠海一自閉學生在女生前脫褲子自慰 說“殺你全家”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被診斷為“孤獨症譜系障礙”的阿文。 家長供圖   南都珠海讀本12月5日報道了輕微自閉症初一學生阿文(化名)因擾亂課堂行為和威脅性語言等問題被家長投訴,學校一度拒絕其進入課室的事件。事件繼續發酵。12月12日,該生因要求調整座位與老師、保安、警察等發生爭執,一度在混亂中揪住班主任老師的頭髮,後被制止。該生家長表示,自12月5日以來,學校拒絕家長進入學校陪讀,相當於創造機會讓孩子發生激烈行為並記錄為“證據”,以便把孩子“趕走”。對此,學校方面表示,阿文的行為影響了教學秩序,家長作為監護人,應該帶孩子治療,在其能控制行為了再進校就讀。聯名反對阿文隨班就讀的家長目前增至4 2人(初一6班共有46人),家長的訴求是把阿文與其他孩子分開。前日,珠海市教育局相關負責人也表示,公安已經立案偵查,把事情作為治安事件來看待。   換座位未果扯老師頭髮   這一事件發生在珠海文園中學初一6班。據阿文父親稱,此前阿文的座位是在第一排,但從11月24日起,學校就要把阿文的位置調到最後一排。隨後一周內,因座位發生過多次矛盾,最後商定的折中辦法是讓阿文坐在倒數第二排,後面還有一個平時相處較好的W同學。   但是從12月8日起,學校又把阿文後面的W同學調開。據阿文父親稱,這一周的前四天,阿文都是“不甘心”的,他多次要求調換位置,可能也引起了一些小風波,但總算平穩度過了四天。   據W同學說,12月12日周五上午的英語課上,阿文再次要求調換位置,班主任兼英語老師沒有同意,於是阿文開始吵鬧,校內保安便把阿文強拖了出去,阿文在教室外尖叫,保安隨即報警。W同學說,保安和警察把阿文帶到另一個房間不讓他出去,但阿文還是沖了出來回到班上並把門從裡面鎖上,保安欲進入課室,老師去給保安開門,阿文就上前抓了老師的頭髮,老師蹲在地上就哭了。   班上另一位同學的描述與此大體相似,但稱阿文是在拉扯的過程中無意扯了老師的頭髮。班上另外兩位同學的家長則稱阿文還打了老師,班上有女生被嚇哭。   據阿文母親的敘述,阿文在會議室被四個大漢壓住,臉色都變了,手也是冰冷的。阿文的父母最不能接受的是,拒絕家長進入學校,孩子出了狀況,第一時間報警而不是通知家長。阿文父親表示,“只要有人坐在他後面,他就覺得有安全感,就可以接受,但學校非要調整座位,讓他坐最後一排,對他是很大的刺激。”   文園中學副校長謝萬勝則表示,之所以調換座位,是因為阿文坐在第一排對教學的干擾實在太大,“他隨時可能走上講臺、會對老師豎中指、做自慰的動作,導致有的老師講課都不能靠近他,只能閃到旁邊去。”校方稱,曾向阿文的小學瞭解過,小學從來沒有允許他坐在第一排,而是單獨座位分開坐。“進入中學,開學的時候,他也是自己強行把桌子搬到第一排的。”半個學期後,校方認為不能再容忍,遂有改動座位的要求。   校方裝攝像頭監控班級   與阿文相處較好的W同學告訴記者,阿文是在最近兩周才變得情緒很不穩定的。阿文的父親認為,這與11月21日的家長會有很大關係。   期中考過後,學校於11月21日召開家長會。語文老師在會上說,6班的成績下降了,因為班上有同學影響了她,“她說每次上課都不知下一刻會發生什麼,只想馬上下課。”這一情況立刻引起了其他家長的重視。家長賀先生向記者證實,家長們開始重視班上這位特殊同學併發起聯名投訴,確實是從這次家長會開始的。   家長會之後的一周(11月24日至28日),事情開始變得複雜。根據阿文父親的陳述,周三,家長代表來校與阿文父母溝通,協商結果是下一周帶醫生證明方能去上課。周五,阿文父親在市婦幼保健院開到診斷書,診斷阿文為“孤獨症譜系障礙”。   再接下來的一周(12月1日至5日),事態更加嚴重,發生了校門口攔人、被抬出教室、與母親躺在地下哭、爬窗進班級等行為。12月5日,為了阻止阿文去學校,阿文父親裝病,阿文給班主任發短信請假,稱“父親身體不舒服需要照顧”,後來看父親起床了,他又發短信修正,“把請假一天改成請假一上午”。當天下午,阿文去上課,父親被拒絕進入學校。事後阿文父親才知道,初一6班的同學被轉移到一個有監控攝像頭的教室上課,阿文的座位也應年級主任的要求被調換到最後一排。   阿文父親在寫給教育局領導的一份“情況說明”里這樣寫道;“(校領導)給人的感覺是一定要把小朋友逼到出大問題,就可以證明阿文真的不適合在學校上課。”   12月8日上午,阿文父親再度被拒絕進入學校,文園中學副校長謝萬勝稱,“學校的事情你沒必要知道,我們有錄像控制他。錄像為什麼給你?我給法院。沒有同意你不能進來,我們現在就是取兩個星期的證,你看著辦。”   此後,謝萬勝對記者這樣解釋:全班換教室是出於安全的考慮,“我們必須防止發生意外,也要防止其他家長說我們監管不到位。”謝萬勝稱,教育局安保科也有人駐校,有工作人員隨時看監控錄像,相關錄像已經給了公安局和電視臺,有需要的時候也可以作為阿文病情診斷的參考。   前日,珠海市教育局相關負責人也表示,公安已經立案偵查,把事情作為治安事件來看待,由於阿文的父母一直不配合學校帶孩子做進一步檢查,所以學校決定把孩子在校的情況錄下來作為診斷參考。   其他家長擔心出現“大問題”   全國範圍內,家長聯名投訴特殊孩子的例子不在少數。現在,更擔心出現“大問題”的,是班上其他同學的家長。家長賀先生說,阿文有暴力傾向、行為不可控、有語言威脅和傳播黃色網站。家長們普遍指責阿文有涉及性、殺人的語言或行為。賀先生還反映,已經有女生表示不敢去上課了。   記者發現,雙方家長現在已經完全無法對話。12月4日,文園中學校方曾出示了一份關於阿文日常表現的記錄。記者看到,該記錄從9月1日開學起,逐日記錄阿文的在校“異常”表現,記錄形式多為某某老師、某某同學、某某工作人員反映阿文有某某行為。班上正常孩子家長據此認為,阿文“每天都搞事”,12日出現了暴力行為,更不認可阿文父親“阿文行為比以前好很多”的說法。   “你的孩子有學習的權利,但不能妨害別人學習的權利呀。”賀先生認為阿文的父母極度自私,對學校提出的單獨設班措施不配合。“有一天學校攔住孩子,孩子都猶豫了一下,但他父親從後面推他進去。”   但阿文父親表示,他無力阻止阿文一到上學時間就要來上學,而且一定要跟班上同學在一起上課。他稱,阿文小學時也遭到過投訴,如果不讓他去上學,他會去撞門,有生命危險。阿文父親也曾帶阿文去過特殊學校,但阿文連門都不肯進。   “如果單獨一間教室,他會自己出去找同學。找不到自己的班,他就會在別的班級門口聽課。”阿文父親稱,曾經試過分別在兩個不同的班級各聽一節課,才被允許回到自己班上。   賀先生、李先生等家長和校方對此說法均表示不屑:“父母是孩子的第一監護人,怎麼可以完全推給學校?”李先生還表示,阿文父母小學六年練就了一身本領,很有“鬥爭經驗”,曾給文園中學領導發短信“以死相逼”,現在已經無法溝通,“磨滅了我們最初的同情心。”   據瞭解,現在已有42名家長聯名向信訪局、教育局投訴,要求把阿文和其他同學分開。   教育局相關負責人說,“阿文和其他孩子都是我們的保護對象,我們會一視同仁。很多人對自閉症缺乏瞭解,有一個認知的過程,希望雙方家長互相理解。”   學校希望先帶孩子去治療   無法對話的雙方家長都把矛頭指向了學校。李先生認為文園中學對事情的處理非常糟糕,沒能維護學校的正常秩序和安全環境,現在他很擔心帶來更嚴重的後果,稱孩子看見有老師帶防狼噴霧上課。阿文父親則認為,學校一味引導家長去註意阿文存在的問題,並且正面給阿文施壓,造成刺激。   學校面對多方壓力,感到冤枉而無奈。該校一名心理老師告訴記者,自從9月入學以來,學校為了讓阿文融入班級、正常學習生活,花了很多功夫,但阿文的家長“不配合”。   阿文的父親也承認自己的家庭教育有沒做好的地方,妻子也曾打罵過孩子,但他表示,意識到問題後,他在積極促進孩子改變,但學校對此視而不見,並人為製造壓力刺激孩子,令孩子異常行為加劇。   該校謝萬勝副校長說,學校已盡最大的寬容度接納阿文。“班主任從學期開始,就跟班上同學說,要對阿文寬容、友好,不要歧視他,甚至安排同學幫助他,接到其他家長反饋投訴時,也會做其他家長的工作,但半個學期下來,阿文對正常教學秩序的擾亂基本沒有停止過。”謝萬勝表示,阿文的問題不僅是座位,還有其他各種行為。“他在班上想怎麼樣就得讓他怎麼樣,如果不讓,他就會鬧。”現在,阿文家長不肯讓他休學治療,阿文也不接受單獨課室和特殊課程表,導致事件惡化。“現在證明阿文是無法管控的,那就意味著隨時有可能對其他孩子發生異常行為。”謝萬勝說,文園中學作為普通學校,已經無力解決這個特殊孩子的問題,現在要對其他孩子負責,要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謝萬勝表示,目前公安局、衛計局、教育局、學校等多方面將聯合起來解決這個問題。學校希望阿文家長帶孩子去治療,治好了再申請復學。“希望家長不要錯誤理解,我們不是要趕走孩子,我們會保留孩子的學位。”   至於今天如何對待阿文,學校表示在等教育局的指導意見,目前正在做阿文家長的工作,請他能負起監護人的責任。   [聲音]   如將阿文趕出學校   是珠海的恥辱   據瞭解,珠海市自閉症互助協會的很多自閉症兒童家長都很關心阿文的事情。協會會長何炳嶺憤慨地說:“如果因為家長聯名投訴,最後導致阿文不能在這個學校讀書,這是珠海的恥辱,不能開這個頭。”他說,推進融合教育是有明文規定的,任何人也不能以任何形式變相地剝奪自閉症孩子享受九年義務教育的權利。“在香港,學校會因為班上有特殊孩子而減少正常孩子的招收人數。如果不把自閉症孩子送去學校,家長是犯法的。”   何炳嶺還認為,學校把孩子架出教室、動輒叫警察的做法簡直就是野蠻。“特殊孩子隨班就讀,帶給班上的不一定是負面影響,他也可以教給正常孩子如何對待與自己不同的人,這也是一種人性的拓展。”   針對阿文的處境,何炳嶺稱,學校必須找到解決辦法。分班是一種手段,讓阿文的爸爸陪讀也是一個辦法。“陪讀是要讓家長進教室的,只有這樣才有助於穩定孩子的情緒、控制他的行為。”   [“劣跡”]   女生前脫褲子自慰   說“我要殺死你”等   投訴1:阿文在小學時曾當著女生面脫褲子自慰。   阿文父親:這是由於女生笑他肚子大說他懷孕,他才脫褲子證明自己是男生。   投訴2:阿文在學校草地上小便。   阿文父親:阿文嫌學校廁所臟不肯去,憋不住了才在草地上小便。   投訴3:阿文11日試圖用圓規戳一名同學。   阿文父親:阿文坐第一排的時候,確實喜歡翹起椅子往後靠,後排同學試過猛地拉開桌子,想讓他摔倒,也試過用圓規支在那裡,令阿文害怕而不敢往後靠。阿文也被同學用圓規戳過,不過沒有受傷。   W同學:阿文在班上有一男一女兩個“仇人”,男生是紀檢部長,一開學的時候兩人互相看不慣對方言行,男的試過用圓規戳他,就結下怨。   投訴4:阿文曾經搶同學試卷,而且想要達到什麼目的就一定要達到。   W同學:搶的試卷是女生“仇人”的。那個女生考得比阿文高,阿文想要卷子看看,對方給他看了,他還回去後又伸手不知道要什麼東西,對方不給,阿文就情緒失控,一定要搶。   投訴5:阿文寫下黃色網站網址給同學。   阿文父親:阿文在家確實喜歡上“暴走漫畫”網站,很多成年人也愛看那個網站。   W同學:一次美術課上,我和阿文用本子寫字聊天,我讓他把本子還給我的時候,他寫了一些英語和網址,我也看不懂。另外一個同學看了,有一天我問那是什麼網站,那個同學說“黃色網站”,周圍同學都笑了。   投訴6:阿文會說“我要殺死你”、“殺你全家”等語言。   W同學:的確說過,我們覺得挺害怕的,怕他隨時會攻擊我們。   其他同學:的確說過這些話,我沒有特別懼怕,不過大家也不知道會不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   支招   家長要跟著孩子的節奏走   珠海市自閉症互助協會A女士的孩子也是從小學起就隨班就讀的輕度自閉症孩子,她陪讀至今已是第四年。A女士認識阿文一家。她說,阿文是屬於“高功能”的,也即高智商的。“不過,他應該是有一些行為問題,會影響到班上其他同學。”她建議找專科的專家再看看。   A女士說,正常孩子處在青春期都會比較躁動,更別說患有自閉症的孩子了。自閉症孩子,心理有變化,他說不出自己的感受,就有可能通過一些行為發泄出來。家長也要跟著孩子的節奏走,教育方法不能一味不變。如果家長打罵孩子,孩子可能就覺得學校反而是輕鬆、可以爆發的環境。   對於阿文面臨的處境,A女士說,“不是說自閉症孩子一定要在正常學校上課,如果行為有問題,家長每天接到投訴,壓力也會很大。”她認為,學校和家長應該坐下來好好商量,聆聽孩子的內心,從孩子的利益出發,商量出一個對孩子好的辦法。   焦點   病情輕重誰來判定   阿文是否應該繼續隨班就讀,還有一個爭論的焦點是他的自閉症是輕度還是重度。哪些自閉症患兒適合隨班就讀?由誰來評估?怎麼來評估?輕重如何劃分?這是全國範圍內隨班就讀問題普遍存在的難點。   醫生:難以判斷病情輕重   現在,投訴的家長中有一種看法,認為阿文不是自閉症,而是精神分裂。阿文的醫生則提醒道,自閉症的病情是隨時會發展變化的,如果用不科學的手段對孩子施壓,病情有可能加重,甚至與精神分裂合併。   珠海市婦幼保健院兒童心理行為科主任周翔表示,“我們科有兩個醫生都對他做出了相同的診斷,診斷是明確的,‘孤獨症譜系障礙’既可以是輕度的,也可以是重度的自閉症。”醫學上,只能根據患者在治療室的表現、父母的描述和一些測試結果來診斷,輕重程度的判斷也是根據就診當時的情況作出判斷。現在阿文班上的其他家長投訴阿文的失控行為,醫生沒有親見,也不知道誰是因誰是果,沒有更多資料,不足以判斷其病情輕重。   “問題需要三方配合解決”   周翔介紹,刻板行為是自閉症孩子最重要的行為特征,例如坐什麼位置、每天穿什麼衣服、幾點鐘要乾什麼,在他的大腦里都有一個嚴格的規定,如果改變了,他就會覺得失去安全感。如果對這一癥狀不瞭解,對其刻板行為進行挑戰,會產生很大的反彈。“普通人可能覺得自閉症孩子發起脾氣來很恐怖,但我們一定要深究背後的原因,看在這之前發生了什麼。環境改變、老師改變、家庭變故等,都有可能引起孩子行為的變化。”周翔認為,如果一個孩子在學校里沒有一刻是遵循規則的,可能就不適合在普通學校隨班就讀,但阿文的表現不是這樣,他有過很適應的時候。   周翔提到,阿文的問題要家、校、醫三方配合來解決。   一方面,阿文發現自閉症至今已有十多年,但是其家庭沒有給予規範治療。現在孩子處於不穩定階段,最近一次診療已經發出強制治療通知,孩子必須接受規範治療,同時家長也要學習如何去對待青春期的自閉症孩子。她介紹,所謂規範治療,孩子需要每周1-2次到醫院進行治療,並服用幫助控制情緒、集中註意力的藥物,家長也要每周一次接受輔導。   周翔說:“阿文是個很不錯的孩子,接受治療的話一定能變得更好。”記者拿到了一份阿文的成績單,上面顯示阿文開學考總分排全班18名,節後考和期中考分數明顯提升,在班級的排名分別為第4名和第6名,期中考英語成績在全年級排第3名。這無疑說明,阿文不僅學習願望強烈,而且有正常的學習能力。   另一方面,學校和師生應該對自閉症孩子增加瞭解和關註,儘量友善,不能人為製造壓力去刺激他,在重壓和刺激之下,發生極端行為是自閉症孩子的正常反應。“孩子的病情是會發展變化的,在青春期尤其不穩定,可能加重、也可能與精神分裂合併,必須科學地對待。”   她還介紹,珠海不少中小學都有自閉症孩子隨班就讀,學校會主動與醫院聯繫,請醫生對老師進行培訓、指導,有的班主任還陪同孩子前來就診。“過程很艱苦,但是很多學校最後還是順利地接納自閉症孩子隨班就讀。”但是到目前為止,文園中學並未通過教委、衛計委等正常途徑邀請醫院介入協助,只是希望她所在科室對阿文作出“不能上學”的判斷了之。   周翔認為,現在全國關註自閉症的呼聲這麼大,文園中學的做法太過簡單粗暴,其實還有更多工作可以做。   (校領導)給人的感覺是一定要把小朋友逼到出大問題。——— 阿文父親   學校已盡最大的寬容度接納阿文。——— 副校長謝萬勝   “你的孩子有學習的權利,但不能妨害別人學習的權利呀。”——— 學生家長賀先生   02-03版   採寫:南都記者 李瑾   南都漫畫:張建輝   (2014-12-15 07:39:08)      【延伸閱讀】港媒:電子教學打開自閉兒童心窗(圖)圖:香港教育學院表示,加入電子軟件教學,可令自閉症學生認識情緒和解決方法。來源:香港《大公報》   中新網12月8日電據香港《大公報》報道,運用得當的電子教學可協助自閉學生打開心窗,追上普通學生程度。香港教育學院學者何福全表示,將與教育局合作的針對自閉症兒童處理情緒教材套改良,讓學生利用iPad、手機和電子白板等設備去自學。   教院教育心理、輔導與學習支持學系學者何福全領導的團隊開發出名為“想法解讀四”的程序,幫助自閉症學生通過設身處地的情景選擇,以及因選擇這動作而帶來的結果反饋,學習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之道。其設計理念是基於自閉症人士行為不適當,往往源起於察覺不到自己行為對他人的影響,他希望通過游戲幫助他們更容易掌握他人細微的情感變化。   引入該套教材的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紅磡信義學校副校長趙婉嫻表示,“想法解讀”第一、二、三輯及內容設計主要為老師教材,教學生如何認識情緒,以及解決方法,書中設有四格的“思考窗”,從表情中,教導學生如何認識雙贏、雙輸、自私和犧牲的解決方法。每個故事約兩分鐘,之後有七至八個跟進活動,讓學生認識情緒,再利用“思考窗”協助他們瞭解行為的對錯和選擇權利。   趙婉嫻舉例說,有學童因不想衣服的卡通圖案被遮蔽,冬天時堅持不外加衣服保暖,媽媽為此很擔心,老師遂透過書中情境故事,利用“思考窗”的喜怒表情,令同學明白媽媽不喜歡子女捱冷不加衣,加衣可達保暖效果。老師教導學生時,會主要教學生走向“雙贏”局面。   何福全解釋,第四輯加入電子軟件教學,源於幾年前與同事前赴溫哥華參觀,見到當地學生用電子軟件學習,因此想在第四輯開發一套電子學習程序,令學生認識情緒和解決方法。認識情緒,即認識自己和他人的情緒,解決方法則是利用“思考窗”,從書中四人的表情,去分析解決方法的利弊。   第四輯取材第二三輯故事,加入“思考窗”,利用五個計分游戲,每個級別都要過關,希望學生從中認識不同情緒和解決方法。何福全表示,設計最困難的是預設四個答案,老師和游戲設計師商討游戲結果。(記者黃穎雅)   (2014-12-08 14:30:08)  (原標題:美國自閉女足不出戶 得怪病活生生變“樹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